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南山怪事
    贺兰钦丢下这句话人已经消失在病房了,留下楼允茶一个人呆愣愣地傻坐在床上。她才醒来不到一天的时间,竟接连遇到这几个怪人。先是贺兰钦,再是梦里的那个男人。

     她坐在床上,双手怀抱住膝,下巴枕在双膝上,后天他真的要来带自己去参加什么活动吗?想想他严肃的面孔不像是故意逗她玩,那后天他一定会来带走她的,与其到时候被发现她被掳走天下大乱,倒不如自己先跟钰哥哥说,省的他操心。

     打定主意,楼允茶才长吁一口气,一头仰躺进床上,舒舒服服地睡起大觉来。睡的太久,她竟有些习惯了睡觉。

     迷迷糊糊中,她又梦到车祸时那一幕,整片整片的鲜血充斥在眼前,自家车头被那大货车车头碾压的已经变形,爸妈被挤压在那小小的驾驶座上,脸上满是鲜血,还不住地往外喷射,溅到她身上脸上嘴里,眼泪混合着脸上的鲜血流进嘴里,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却呕不出半点秽物。

     哭,哭天不应;叫,叫地不灵。

     她挣扎着想要从座椅上爬起来,两只胳膊却疼地她哇哇直叫,试了几次都徒劳,她只能无助地躺在后座椅上,眼睁睁的看着爸妈惨死在自己面前。

     除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爸妈死在自己面前外,她还眼睁睁看着肇事司机慌不择路地逃跑,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被他压在车下的几人。他想活命,那就可以置他们的生死于不顾了吗?

     她清澈的眸子忽然盛满愤怒怨恨,牙齿咬的作响,嘴唇渗出鲜血。天地间一片混沌漆黑,路边的灯火昏黄地看不清楚,逃逸的罪人已经离开很久,晚风袭进这仄闭的车厢,灌进她薄薄的外套,她好冷,好冷!

     “茶茶?茶茶!”月璟天摇着熟睡的她,她眼角划过一滴泪痕,毫无知觉。

     病床另一侧,一位玲珑少女立在床沿正焦急地等待,上午来看她时还好好的,怎么晚上来又做起了噩梦。

     “月璟天,你快想想办法啊!”少女心急如焚。

     “我不是正在想。”月璟天被她一吼,手下也乱了方寸。

     脑袋好疼,感觉到有人在剧烈地摇晃自己,是谁?她想睁开眼看一看,可眼前一片漆黑,她想伸出手去摸一摸,想抓住最后那根救命稻草!兴许就能救爸妈一命!

     轰!

     眼前豁然一亮,楼允茶圆润地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刚刚用了全身力道才冲破那片黑暗,入眼竟是月璟天和颜洛洛。

     “你们?”楼允茶张了张口,嘴唇忽地裂开一道口子,一丝鲜血流进嘴里。

     “来喝点水!”月璟天小心扶她坐好,颜洛洛已经及时递过来一杯温度适宜的热水。

     “你真的是吓死我了,茶茶!”

     颜洛洛瘪着嘴忍住哭腔,高考前两人还喜笑颜开商量一起考哪所大学,不成想一场祸事就降临到她身上。

     “我。。。。。。”楼允茶欲言又止,原本开朗的性格经历这番祸事之后也变得沉静。她乖巧,但从来都不傻。她以前并不相信世间有什么命数,可上上个月她才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她就出了车祸,还夺走自己父母的性命。当真是应验了那位卜命先生的话!

     脖颈处传来清水滴透骨的冰凉,她轻轻抚上它,若有所思。

     “我想见一见那位杀人凶手!”沉默良久,楼允茶才咬出几个字来。

     “茶茶。”月璟天担忧地看着她,月家向来奉行杀人偿命的处事原则,可那位肇事司机被警察先行抓到,他们也不能从警察手里抢人。至少眼下,月家还不可与警察翻脸!

     楼允茶垂眸,只是让他坐几年牢太便宜他了。清澈的眸子忽然变得诡异,一闪而逝。干净的小脸也陡然浮出邪魅地笑容,也只一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腕上那只青玉镯焕发出清幽地光芒,翠绿的镯身忽然现出一抹腥红,若隐若现,逐渐淡去。

     “茶茶,那种人渣没什么好看的!”颜洛洛摇住她的胳膊,她不说话的样子实在令人担忧。

     “我只是想看一看那个不负责任只顾自己逃命的杀人凶手而已!”

     “只是看一眼?”月璟天不放心道,这鬼丫头只有在钰面前才乖巧。

     “嗯,不然呢!”

     她忽然扬起小脸,娇俏着开起玩笑:“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杀了他不成?我可是知法守法的好公民!”

     “那我去安排!”月璟天终于落败。

     楼允茶点点头,还是月璟天够义气,也通晓她的心思。

     窗外霓虹四起,虽与市区相隔甚远,可这座医院地处优势,眼界开阔。放眼四良,尽能将那远处风景尽收眼底。

     午夜有凉风从窗外卷进,伴随清新的泥土芬芳,让人一阵身心舒畅。虽是夏季,却远离了喧闹的城市,没了那挤得头破血流的车水马龙,一切都静谧如画,如身处异世,心中有片刻安宁。

     用完晚膳,颜洛洛跟月璟天已经先行离开。天色太晚,从这里驱车回市里还需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早点回去安全。楼允茶思虑周翔,却也是那场车祸后带来的后遗症。

     她一个人静立在窗边,期间白医生来查过几次房,但都无大碍,便由着她去,只嘱咐她要适当休息。

     她已经休息的够久了,大难不死必已过了命关。

     楼允茶心中盘算,仇不能报,学业也没有完成,父母对她的一番心血也付之东流。只一场车祸,她轰然间一无所有。

     童子命么?楼允茶嗤笑出声,她的确从小就多灾多难,要不是一出生就伴随先天性血管瘤,她的亲生父母也不至于将她丢在孤儿院门口不管不顾。幸好后来遇到钰哥哥,将她带给久婚未能生育的楼氏夫妇,从此摇身一变成为楼家女儿,掌上明珠,月家照拂的小小姐!

     楼允茶感叹自己因祸得福,一生多劫也从未放在心上。自诩童子命,却也总能逢凶化吉。

     只是。。。。。。她突然捏紧拳头,倘若她能将卜命先生的话牢记再心,凡事更谨慎,是不是就可以避开那场车祸?

     手背上青筋暴起,心中油然升出一股悔恨之意,楼允茶强撑住身体,紧紧闭上双眼。就算脑子不去想,可只要闭上双眼,她就能感知到车祸现场发生的一切。令她躲无可躲,痛不欲生!

     良久,她才缓慢睁开双眼,又换上一片澄明。干净如水的眸子中,楼允茶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南山监狱。

     这是她第一次到监狱,与她想象中颇为不同。

     往常只能在电视剧里看到这铜墙铁壁般的牢笼,如今正向她敞开大门。

     她缓步向里走去,前面是领路的监狱长,身侧是比她还小心翼翼的月璟天。她原本是想自己一个人来的,可拗不过他,只得答应让他一同前往。

     四面高墙遮天,厚重的云层密密麻麻压在头顶,楼允茶加紧步子跟在监狱长身后,生怕一不小心迷失在这压抑的监狱中。

     走了很久,楼允茶只觉他们穿过了一间又一间牢笼,却始终没有见到那位被关押的杀人凶手。这里气氛实在诡异,沉闷的空气中仿佛传来咿咿呀呀的哀嚎。她回头看了看还紧跟在身旁的月璟天,见他仍是兴致盎然才放下心来。

     她环顾四周,只一条长长的走廊,望不到尽头的遥远。死寂一般的墙壁是一块一块红砖堆砌而成,发出暗红色信号,告诉她这里已经年代久远。

     越往里走越感觉不对,长长的廊道只有头顶那几盏恍惚的吊灯,摇摇欲坠。楼允茶想问前面带路的监狱长,可他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一个劲埋头带路,她便也只能埋头跟在身后。

     又过了十多分钟,楼允茶只觉这段路亢长的没有尽头。正直夏季,可这里竟阴森森没有一丝热气,连人气都感觉不到。

     楼允茶心中一凛,脚下步子也顿然停住,惊恐地光芒直直地落在前面只顾带路的监狱长身上。她恍然发觉前面怪异的监狱长从他们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一个字都没有。再看他高大身躯一身横肉,竟动作轻缓,没发出一丝声响。

     她连忙拽住身旁的月璟天,示意他别出声。月璟天不明所以,但见她一脸严肃也没多问。两人就站在原地一步未动,看着前面领路的监狱长自顾自往前走,丝毫没有察觉出三人队伍就只剩下他一人。

     那根本就不是人!

     楼允茶心中大骸,前面那具拥有人躯的根本不是人!头顶昏黄的吊灯发出微弱的光芒,熙熙攘攘落在前面那具躯体身上,落了一地斑驳,却没有人影。

     “快走!”楼允茶低吼一声,抓住月璟天的胳膊掉头就跑。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去见一下她的仇人,怎么人还没见到她就要走。月璟天被她拖着往来时路跑去,头顶晃晃荡荡的吊灯突然全部熄灭。

     死一般寂静!

     楼允茶怔在原地大气不敢出,拽住月璟天胳膊的手忍不住颤抖。她想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口袋里却空空如也。

     扑通!扑通!扑通!

     一下一下,越来越急。楼允茶听着自己心脏怦怦乱跳的声音,呼吸也变得急促。这里有鬼!楼允茶脑中又一次闪现出这个词来,她要马上跟月璟天离开这儿。

     她紧了紧手中抓住的胳膊,手忽然僵在半空。

     这只她刚刚还握在手里的胳膊,怎么会一下子变的毫无生气?冰凉的触感直击心脏,楼允茶猛然甩开,却被那只冰凉的胳膊反手抓住,修长的指甲已经深深掐进她的手腕。

     一阵吃痛,楼允茶拼命挣扎,她不敢叫出声来,怕招来更多可怕的东西。

     她看不清抓住她的到底是月璟天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月璟天现在是死是活。那只冰凉的手掌紧紧箍住自己,却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

     “嘘!”死寂的空气忽然传来一记人声。

     那只箍住自己冰凉的东西不知何时已经离开,换成脑后一片温热。

     “别动!”又一记沉闷的声音响起,楼允茶不敢轻举妄动,两条胳膊垂下也不敢再到处乱抓。楼允茶睁大瞳孔却仍然感受不到一丝光亮,她受够了眼前的漆黑一片,仿佛又嗅到一股腐烂腥臭,从爸妈脸上迸射出来的鲜血正挂在她脸上往下流淌,淌进她嘴里。

     呕!

     她猛然呕出声来,弯着腰剧烈抽搐。

     “楼允茶!”来人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反手在她背后连点穴道,源源不断地真气从他掌心传出流进她身体,贯至全身。

     感受到整个身体都被那股温热的气流牵引,经他调理气息后整个人都舒畅许多。

     楼允茶缓缓睁开眼,又闭上。过了一会儿又缓慢睁开,眼前灯火通明,哪里还有什么昏暗望不到尽头的长廊?身边是钢筋水泥建筑的牢房,头顶挂着几盏巨大的节能环保日光灯,墙壁切着白瓷砖,折射出耀眼的亮光。

     她正趴在探监窗口外的桌子上,隔着厚厚的玻璃,那位肇事司机坐在她对面,一脸惊恐地望向她。

     “茶茶,你还好吧?”月璟天扶住她的肩膀,狭长的丹凤眼满是担忧。刚才真的吓死他了,两人一进这监狱大门她就晕倒到现在,所有办法都用了也叫不醒她。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她张了张嘴,本来想问在那长廊里发生的一切,显然这白痴月璟天一无所知。

     难道那也是自己做的梦?楼允茶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再细想,脑中又好像什么印象都没有。

     对面那位局促不安的男人如坐针毡,剃成光头的脑袋显得异常大,楼允茶晃了晃眼,竟从他身上看到刚刚领路的那位监狱长的影子。一样体格高大,身形微胖,不苟言笑。

     他在害怕自己!楼允茶隔着厚厚的玻璃仍是瞧出他眼底的惧意,他在害怕什么?

     目光扫到挂在窗玻璃上的电话,楼允茶抬手取下放在耳边,同时示意里面的人。她要亲自问一问里面的人,当初放着三条人命而只顾自己死活此刻是什么心情!

     里面的男人迟疑许久,最终还是取下电话。他双手抱住听筒,仍按捺不住内心肆意外泄的恐惧。

     “对不起。”两人都沉默,最终里面的男人没沉住气先发出一声。从她进来这里时他就已经察觉出她就是那天晚上被他撞到的三人当中幸存的女孩,那时他只顾自己逃亡。逃亡是他唯一的出路,他别无选择。

     从他撞上他们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往后暗无天日的生活他已准备好来承受,算是为自己贪婪的心灵赎罪。

     “我对不起你们!”

     里面的男人突然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来,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令外面几人猝不及防。

     哭了好一阵,男人才从桌上爬起来,重新抱起电话。他看了看楼允茶,目光又落在月璟天身上,反复如此。楼允茶看出男人欲言又止,抱住电话却迟迟没有发出一个字来。

     等了良久,里面的男人还是没有发出一个声音。楼允茶握着电话正欲开口询问,突然,里面的男人一阵抽搐,眼白上翻口吐白沫,瞬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