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刑侦科长
    惊魂未定!

     楼允茶被迅速带离探监室,月璟天紧随其后。

     此时二人正待在一间普通的办公室内,屋里陈设简陋,与桌上那块刑侦科科长的牌子格格不入。

     “刑侦科科长?”月璟天一屁股落在那张办公桌上,一手拿起那块印有刑侦科科长的牌子把玩起来。

     “璟天你又乱动人家东西!”楼允茶坐上那唯一的一把椅子,忍不住开口教育他。

     “堂堂A市刑侦科科长当成这样一幅穷酸样,叫人传出去是要夸赞咱们大科长为官清廉,还是要骂市政府不关怀下属?怎么说,我们月家年年也是缴了那么多税,人家好歹也是人民公仆!”

     月璟天向来口齿伶俐,月家财力通天,他说这话别人倒也不敢拂了他意!楼允茶挑挑眉,她现在只关心是谁要见她。

     等了片刻,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来人一身西装革履,皮鞋擦的油光发亮。楼允茶瞥见身侧那双皮鞋,目光顺着那双皮鞋向上望去,竟是贺兰钦!

     贺兰钦站在她身侧,一脸严肃毫无波澜,与她先前见过两次面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目光从椅子上的少女身上淡淡扫过,贺兰钦狠厉地眸子落在坐在他办公桌上的男人身上。他大踏步走过去,步履生风。

     “月家二公子,别来无恙!”贺兰钦目光如炬,声音清冷。

     月璟天缓缓转过身,却无要从他办公桌上下来的意思,漂亮地丹凤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笑道:“我当是谁!贺大警官破案入神,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二公子过奖。倘若月家有什么需要贺某的地方,贺某随时愿意听候差遣!”

     “贺大警官日理万机,怎敢劳烦贺大警官尊驾!”

     屋里火药味十足,空气也在瞬间凝固,眼前那两人虽然看上去客套万分,听在楼允茶耳里却是夹枪带棒互不对付。

     话锋上并没有谁占得先机,眼前这一身警服的男人对上牙尖嘴利的月璟天也没有讨到半分好处。但是,如果动手,月璟天定是要吃大亏!

     月璟天的脾气她了解,可万一惹怒了这个男人?后果来不及细想,楼允茶猛然从椅子上惊起,伸手指了指贺兰钦,忙问道:“刚刚听说有人要找我,是你吗?”

     身后响起怯怯的声音,贺兰钦回首,才想起她来。

     贺兰钦却没着急答话,而是跟眼前人冷冷地下了逐客令:“我跟这位小姐还有一些细节要了解,关于她父母车祸的案子,月公子还请先出去一下!”

     “行!”月璟天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根来回,翻身从他办公桌上跳下,笑道:“行!”随后走到楼允茶身边,附在她耳边轻轻嘱咐一句,“我在外面等你,你自己小心点!”便退了出去。

     贺兰钦渡到门口仔细锁上门,才从她身后绕到她跟前。两人对立而站,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较之前更甚。

     贺兰钦看着眼前局促不安的少女,按理说十八岁也应该长到他肩头那么高,她怎么才到自己胸口?贺兰钦一手撑住下巴,一时也不着急问她案子的事情,倒仔细打量起她来。

     楼允茶垂首,感受到头顶那灼热的目光心里一阵慌乱。她有良好的家教,也是跟随钰哥哥出入过各种场合的,竟在他的眼底手足无措。

     她一抬头,正迎上那漆黑如墨的眸子跌进那迷人的旋涡。月璟天的眼睛已经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可眼下,这摄人心魄的眼神中,她看到他眼中倒映出的小小的自己,有些紧张亦有些痴迷!

     她在痴迷他?

     楼允茶连忙移开脑袋,从他的眼里逃离。

     “看够了就想跑?”头顶传来一声戏谑。

     “你作为人民警察,怎么能如此油腔滑调油嘴滑舌!”

     “原来你喜欢我一本正经,早说就好!”贺兰钦撑着下巴的手来回抚摸上面的胡渣,居高临下若有所思。

     楼允茶一时语塞,连退几步重新跌回椅子上,不想再跟他浪费时间,直接问道:“你不是说有问题要问我?快问吧!”

     “也好!”贺兰钦目光扫了一眼门外,回身坐到自己办公桌上,双手交握在一起,正色道:“你刚刚入了幻境!”

     贺兰钦原本并不会出现在这里,半小时以前他还在市区档案室内查询旧的资料,忽然发现市区外的南山监狱有异动,他便加紧驱车前往。

     南山监狱是A市唯一一座建筑在郊区的监狱,毫不夸张的说是在荒山野岭中。从外观上一般的人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稍有异能的人就会发现里面的不同。

     楼允茶不是一般的人,光她手上那只青玉镯就不是普通的镯子,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悠远的死人气息的镯子,是极易招来监狱地底深处的黑暗力量。

     她轻而易举就破了监狱上方的结界,还入了自己的幻境!倘若他刚刚晚到一步,她就会葬身在那无边无际地黑暗中,成为一只孤魂野鬼!

     如此一说,他又救了她一命!

     “幻境?”楼允茶自知自己体质寻常,又是天生童子命的缘故,所以从小到大没少见那些普通人难以见到的诡异之事。

     她微微蹙起绣眉,原来如此。

     七月天气闷燥,楼允茶只觉如堕冰窖,裸露在外面的两条胳膊瞬间爬满鸡皮疙瘩,整个人从头凉到脚底!

     “你知道关押在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贺兰钦忽然渡到她面前,清冷的声音直穿她的心底。楼允茶干净的眸子放出光,天生异命的人,只需他随便一点她就能明白他要说什么。

     “跟我一样的人?”楼允茶回眸,猜测道。

     “差不多吧,不过,没你这么好命!”

     没她好命?!

     这兴许是楼允茶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她以前也觉得自己好命,凡事都能逢凶化吉!可现在,三番两次堕入幻境又招来恶灵,她还能麻痹自己说自己好命吗?

     “冲破结界招来恶灵都不是你的错。”贺兰钦顿了顿,见她坐在椅子上不答话,这小丫头心思还挺重,继而宽慰道:“是你手上的那只青玉镯在作祟!”

     这是极为罕见的一种青玉,目前保存的关于玉石的资料中还不能完全解释她手上那块青玉的具体材质。其中玉是一种,但还有一种千年腐尸的气息一直萦绕在青玉镯外,还有青玉镯内锁住的那股充满邪恶的力量!

     南山监狱虽地势阴暗,但正气浩然,又有他亲自织的结界,倘若不是冲破凡间的力量,又怎么会招来地底黑暗力量的回应!

     楼允茶余光落在右手腕上,这只是一只普通的青玉镯而已,上回她已经亲自试验过。若真有所不同,也只是楼家祖传的传家之宝,爸妈送自己的护身符!毫无市场价值,更不可能有他说的那种怪异的能力。

     莫非。。。。。。他想打这只青玉镯的主意,才故意编出这些鬼故事来吓唬她!

     “我要回去了。”说着,楼允茶已经站起身来。

     “我还没说完,你就着急想走?”

     “那就别卖关子!”楼允茶给自己鼓了鼓气,眼前这男人危险系数极高,多相处一秒,她都有可能名节不保。

     “你放心,月家二少爷在外面,我还不会把你怎么样。不过,偌大A市,也没有什么地方是比我这里更安全的!”

     贺兰钦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摞文件,一把扔在办公桌上,自己则窝进沙发里,敲着桌案:“喏,自己过来看!”

     楼允茶迟疑半晌,眼前这男人虽偶尔言语轻佻,可也没有做多过分举动。除了上次在病房他差一点。。。。。。楼允茶忽地小脸一阵红一阵白,连忙垂下头去。

     办公桌上的那摞资料是关于她父母车祸案子的卷宗,其实这样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是不归贺兰钦管的。确如月璟天所言,他每天日理万机,这种小案子还不值得他亲自出马。

     他除了身为A市刑警大队刑侦科科长,他还是隐藏在A市的国际灵异警察。此次调回A市,更是因为他师傅有十万火急的线索才将他从国外召回,只为了六十年前一桩大案,他师傅一生心结全系于此。而他师傅所说的十万火急的线索,就是一个多月以前楼允茶一家发生的那场惨烈车祸。

     楼允茶小心地打开文件袋,入眼就是几张车祸现场的照片,碎了一地的玻璃渣,被挤压变形的车头,坐在驾驶室里毫无生气的父母,刺鼻的腥臭,粘稠的血液。。。。。。她眉头紧锁,一张一张从手里滑过,与她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除了重新回味了一遍车祸时的绝望,她没有瞧出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良久,她才将手里的照片放下,贺兰钦正望着她,四目相对,楼允茶眨了眨眼,似乎太疲倦,这一次竟没有躲避他的目光。

     “有没有看出什么?”他问道。

     “没有!”楼允茶摇摇头,车祸的案子早就结了,钰哥哥也告诉过她这只是普通的交通事故,肇事司机已经被绳之以法,保险公司和肇事司机家属已经对她赔付了巨额赔偿款。

     而且,如今爸妈早已入土为安,她眼下只想好好生活、工作、学习,其他任何事情她都不想再去折腾,她在选择逃避。

     也或许,没有人愿意将伤痛整日挂在嘴边。至少,她做不到。

     她甚至想时间过的快一点,再快一点,她不结婚也不生子,而是直接老去,然后奔赴死亡,就可以与父母重聚!

     “你又在乱想什么!”贺兰钦忽然低吼一声,欣长身躯已经从办公桌里面凑到她面前。眼前这一身警服闪着耀眼的光辉,楼允茶嗫喏了一下,眼角滑出一滴眼泪。